岭之南有青菀者,以崇祯为天,以文弱为地(←如何学习讲土味情话

【朱杨】酒三杯·第二杯酒

酒三杯·第二杯酒
菀玉玉生日快乐(去年lou在合集里,花花绿绿的辣眼睛。。。
只是一篇(去年的)迟到的生贺
朱由检x杨嗣昌 文力枯竭,不知所云
[1]
说罢,男人顿了顿,饮尽了杯中酒。喝罢了也不放下酒杯,只是将视线投向酒杯内壁,看着余下的琼液,似是在沉思,似是在追忆。见他沉默,继而眉头一皱,青菀和菀玉不由得紧张起来。好在,这沉默只消几呼吸就被打破了:
“天子门生?主上绝无这些个意思。”他语调平和,却是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惹得两姑娘面面相觑。杨嗣昌旋即笑了,自顾自地摇头,端起第二杯酒道:
“好好好,这第二杯酒么……”
[2]
一朝西风至,黄花满地。
秋风裹着凉意,冲散了盛夏遗留的暑气,吹动了年轻的帝王鬓...

【杨山松】酒三杯·第三杯酒

1.高三真好,连难产都那么理所当然
2.今天是菀玉玉生日啦,例行年更!写了最想写的杨山松和谢之晖还有杨山松和张同敞。
3.祝菀玉玉十八岁生日快乐~ @荒草尚堪寻

[1]
两杯酒下肚,面前的中年人似乎已经醉了,面色酡红,双眼迷离。他抬手拭去了眼角溢出的泪水,喃喃道:“老了老了,这么快就醉了。”说罢像是掩饰尴尬一般又拈起衣袖的一角,掩住自己的羞赧,迅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捯饬完了还不忘连声道歉:“让道长见笑了。”
青菀和菀玉见此情景,不由得相视一笑。
“咳。”对面的中年人迅速调整了自己状态,清了清嗓子,继续道,“陈酿无味,就此打住也罢。”
也不知道那位与杨嗣昌面对面的道长同杨嗣昌说了什么,只见他似妥协了...

“青菀,为啥你眼睛是紫色的?”
“因为我是青菀呀”

昨天应援服到了,但是顺丰说没有我的快递……然后,一查……
虽然青菀跟青苑都是紫菀,但是!读音!完全不一样啊!
#没想到昨天就有预言系列

平行世界??
在游戏里寻找一些虚无的快感_(:з」∠)_

【生贺/朱杨】你好,十八

1.感觉自己才写十七不久
2.依旧没有朱杨,只有朱和杨_(:з」∠)_等我22岁的时候也差不多毕业了嘻嘻
3.我申请把十八岁生日挪到九十九岁生日过

【1】
“十八岁生日快乐!”
“从这一刻开始你就成年了,未来的路上,好好加油吧。”
“……我不想听。”
【2】
万历乙巳年,杨文弱十八岁。
自甲辰随父至雒南背华而居,已逾五月。
雒南与武陵,都是同一片苍穹下的土地,却总是大有不同,是以杨嗣昌这才意识到所谓“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不过是王少伯宽慰友人的话罢了。
他喟叹三声,又拣起了案头上的经义,仿佛青缃在手方能压下心底不安的、蠢蠢欲动的念头——他想吃莼菜鲈鱼羹了。
“茂才公,”正回想着莼菜是何滋味时,外头传来一...

【中元节|】春夏秋冬

1.来自被地球运动憋出一股怨念的宋青菀
2.中元节快乐?

“老先生今个儿又去南边那片陂塘地扦竹子了?”
“可不是么。年年那四天,哪年落下了?”
“见天的正交午,也不晓得老先生这是做甚么。”
【春】
杨山松也记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从什么时候注意到日影的变化的。
最初是从一日的变化开始的,他曾花了一日光景,看着院中那根扦入泥地里的细竹竿投下的阴影从西北缓步踱到了东北。
当然,这一日的枯坐自然被杨嗣昌盘问了。当杨山松盯着自己的鞋尖、嚅嗫着道出原委时,却没得到预料中的叹息。杨嗣昌用他那宽厚的大掌摸了摸杨山松不生一毛的后脑勺,说,等明日罢。
“《繁露》有言:‘仲春之月,阳在正东,阴在正西,谓之春分。春分者,阴阳相半也,故...

今天我们过中元节……本来想写点什么的,一打开便签就懒了_(:D)∠)_
就,麻竹先吧

【楚留香手游/朱杨】昨夜西风凋碧树

1.标题乱点的,但是莫名觉得很有感觉
2.今天写读书笔记,摘老杨的游记,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全是小剧场……就,很想他们。
3.结尾是深宫/深闺怨妇的碎碎念
4.主朱杨(朱由检×杨嗣昌,明末君臣组)、微玉蓉(玉剑公主×苏蓉蓉),内含百瓦灯泡宋青菀
5.各种疯狂暗示,品出来我就是你的了x_(:D)∠)_

【壹】
其实论游山玩水,杨嗣昌可算是个中一把好手。什么时候上山采的风最佳,什么地方放船游的水最好,他是摸得那是个清清楚楚。
至于国主……
朱由检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他么……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呐。”

【贰】
上述的当事人闻言,一口茶差点咽不下去,连忙掩住口鼻,吭哧了老半天才囫囵吞把话...

四叔太可爱了,血槽已空

1 / 9

© 来自大明的宋青菀 | Powered by LOFTER